当前位置: 永盛彩票网站  >> 教育专业  >> 学前教育  >> 查看详情

学前教育----简析不同儿童群体健康管理评价

来源: 长沙中视澜庭教育咨询有限公司  日期:2018-01-11 15:36:21  点击:204 
分享:

您若需要更全面指导,咨询请加QQ:157677920(张老师)2593328532(李老师),微信(电话同号):17051272921。

1 一般儿童群体健康管理
  随着我国经济实力的不断增强,城乡居民收入的不断提高,一般儿童群体的健康管理体系应具有普遍性,其评价指标主要包括生长发育的评估、营养状况的评估、心理发育评估、家庭成长环境因素评估等。
  对儿童生长发育评估是世界各国儿童健康管理的日常工作之一,世界卫生组织(WHO)研究制定的生长发育参数标准,主要以健康儿童人群中自由生长的母乳喂养婴儿为研究对象,同时排除了对儿童生长发育曲线的社会经济约束因素,这样才有较好的代表性。我国2009 年正式发布了最新的7 岁以下中国儿童生长曲线参照标准,在实际运用中,该标准比较粗泛,如对于出生后前3 个月的婴儿,由于生长发育迅速,却不能找到对应的参照值。目前国内其他评估指标,如体质量指数(BMI)、Kaup 体质量身高指数、Quetelet 指数、Ververch指数等也在使用中。例如,BMI 可以用来评价儿童肥胖,Kaup 体质量身高指数,适用于学龄前儿童的体格营养状况评价,二者也可用于大规模有效筛查。应用婴幼儿身长或体质量值与参考值相比较,评估婴幼儿体格发育是否符合相应的标准,基层使用仍较普遍。骨龄测定对儿童生长发育评估具有一定的临床诊断价值,它是以儿童骨骼的发育变化用于计量儿童体格发育的进程,这是一项反映身体发育成熟度的可靠性指标,值得临床推广。
  婴幼儿营养状况的评估,主要是通过喂养方式、辅食添加情况、营养性疾病的筛查3 种形式进行评估。另外,还应考虑当前我国的食品安全等问题。研究证实,婴幼儿母乳喂养是最为合理的喂养方式,是最符合婴幼儿生长发育的营养物质,也是婴幼儿获得免疫防御功能的绝佳食物。因此,婴幼儿阶段是否母乳喂养,早已成为评价婴幼儿是否获得最佳的喂养方式的重要指标之一。研究表明,产后婴儿与妈妈早接触、早吸奶、勤吸允,可以提高纯母乳喂养率。适时合理添加辅食也是评价的重点之一,添加辅食过早或过晚都会对婴幼儿生长发育产生不良的影响。WHO 的最新标准是,纯母乳喂养应持续6 个月,从6 个月以后开始,在继续母乳喂养的基础上由细到粗,由少到多逐渐添加各种辅食,并认为母乳可以喂养至2 周岁。在我国,婴幼儿添加辅食易受社会因素、环境因素、家庭因素、个人因素等多种因素的影响,易导致给婴幼儿辅食添加的时间过早或过晚,我国传统的习惯是添加辅食的种类偏少、质量较差,少量食物过敏等也应值得重视。目前还没有适用于我国的儿童喂养问题筛查标准,具体指标还需要进一步科学化和标准化。营养性疾病在一般儿童群体健康管理中重要性较弱,儿童食品安全问题是儿童健康管理的空白,相关前瞻性研究在我国也几乎是空白。
  婴幼儿的心理发育,行为发育评估虽然越来越受到重视,但在我国,目前的儿童心理行为领域的信息获取还相当有限,主要靠监护人和相关从业人员如医生和校医的观察和询问,根据相应的心理测量(如性格、智力、个性、行为、情绪等)和精神疾病诊断标准进行合理推测、评价和诊断。儿童神经心理发育评估方法可以通过发育的筛查与评估和儿童神经心理测验得以实现,常用的心理行为发育测量表有丹佛发育筛查测验(DDST)、贝利婴幼儿发育量表(BSID)、盖塞尔发展量表(GDDS)等。
  家庭成长环境的评估还于较浅的实施阶段,内容包括家庭的生活模式、亲子关系及父母的育儿观念、父母婚姻质量、家庭氛围等方面。国外执行的是家庭环境评价的陈述量表——家庭环境筛查问卷,在国内,尚未系统编制本土文化背景下的儿童早期家庭养育环境评价量表。中医体质的评估是崭新的儿童健康管理评价指标,由于儿童处于生长期,所以其科学性评价尚需要深入研究,有必要建立一套符合儿童快速生长生理特点的、客观化、规范化的中医体质辨识标准。目前对于儿童中医体质分类种类较多。如均衡型、阴虚型、阳虚型、湿热型、特异质5 种类型,如心肝有余(热体)和肺脾不足(寒体)2 类,如正常质、阴虚燥热质、阳虚迟冷质、痰湿腻滞质、气血两虚倦怠质、阳盛质6 种类型等。
  2 留守儿童群体健康管理
  留守儿童在我国是一个特殊群体,不完全统计在我国有超过3 000 多万人。由于留守儿童存在体质健康和心理健康等诸多问题,因此,他们需要特别关注,进而提高这一群体的健康水平。《中国儿童少年营养与健康报告2009》显示,儿童少年健康存在着一些不容忽视的问题,对于留守儿童状况则更为严重,尤其是生长营养不良和心理健康问题,应当引起基层政府、卫生和教育行政部门的足够重视。目前,我国关于留守儿童健康管理的研究仅处于初级阶段,健康干预模式也研究不多。如何建立符合留守儿童特点的健康管理模式是一种新的尝试,尚需进一步探讨。通过健康干预改善留守儿童健康状况,提高生活质量和快乐感,做好留守儿童健康管理对预防成年期疾病如高血压、糖尿病、精神疾病等达到早期预防的目的,具有深远的意义。
  与一般儿童健康管理不同的是,留守儿童的监护人责任弱化或缺失会导致上述监测指标的全面下降,而且健康管理实施难度更大,针对这一特殊群体,健康管理的范畴应当有所侧重,重点要进行生长发育的评估和心理健康评估。
  由于目前城乡儿童不同年龄段在平均身高、平均体质量、幼儿2 周患病率和体检达标率等仍存在较大差异,受祖父母教育程度不高、健康习惯落后等负面影响,留守儿童的生长发育评估主要通过教育机构来完成,首先要获取准确的生长发育信息,对照标准发现问题,进而进行营养干预和运动干预。
  留守儿童心理、行为发育评估对留守儿童正常成长非常重要,这关系到儿童个体的人生发展和国家的社会发展,需要依靠直接监护人和教师的认同和配合,在性格、智力、个性、行为、情绪等方面要及时动态采集信息、评价和诊断。教育机构应当与监护人和全社会相互配合,根据留守儿童身心发展的特点,对他们进行心理健康教育和心理咨询辅导,对行为有偏差、心理有障碍的留守儿童及时给予必要的关心和指导,使他们的身心得到健康发展;达到临床诊断标准的要进行必要的心理干预和疾病干预。从长远来讲,留守儿童健康管理要进入行政和立法的轨道,政府部门要进行在经济和人员投入上加大成本,加强健康知识的普及和宣教,国家和地方层面的法律法规是保证学生健康管理有效运行的关键,健全法制是留守儿童健康公平的保障。
  3 流浪儿童、重残重病儿童、孤儿及贫困家庭儿童等特殊困境儿童群体健康管理
  流浪儿童是我国社会和经济结构转型过程中出现的一个特殊群体,因其权益全面受损而正在成为整个社会广泛关注的弱势群体。重残重病儿童、孤儿及贫困家庭儿童则是底层社会生活阶层的极端个体,研究表明,这些特殊儿童群体与留守儿童有密切的关系。现阶段这些儿童群体的健康管理只能停留在理论,尚不能进入全面的实践操作层面,由于长时间远离家庭,缺乏亲情,这些儿童的心理和行为发展非常复杂,已经形成了特有的精神认知世界和人格体系,社会矫正让他们回归家庭和社会已属不易。
  但这些儿童群体营养性疾病的管理仍有必要,主要通过社会救助机构,社区或家庭对进行性低体质量、消瘦、发育迟缓及慢性营养不良的生长发育水平进行评价,有条件可结合临床诊断筛查微量元素、铁蛋白、骨源性碱性磷酸酶、血红蛋白等。
  保护未成年人是国家和社会的共同责任,从教育、医疗、法律道德建设和社会帮助等方面共同在源头上减少这些群体的数量才是根本。
  4 儿童群体健康成长展望
  随着我国经济快速发展和社会文明的不断进步,人们的健康理念和健康需求正在发生深刻的变化。特别是城市儿童,绝大多数家长都希望对于儿童的生长发育、心理行为、潜能表达、体质体能、营养状况等早期发育有全面的认识和把握,这些需求或依赖基本公共卫生服务,或直接享受儿童健康促进及个性化高端服务等。总之,这种需求将会不断增加,并且要求越来越高。我国不同儿童群体的健康管理尚处于起步阶段,
  整体发展水平还不平衡,目前还没有一个权威性的组织机构颁布关于儿童群体的健康管理标准。不同儿童群体由于处于生长发育的快速变化阶段,身体、心理、心态和行为受周围环境影响大,需要全社会和专业队伍来做好相关服务。相信,在现代科学的健康管理理念指导下,形成一套系统的不同儿童群体健康管理的模式,不同儿童群体的健康成长将会得到更为坚强的保障。

相关文章

    暂无信息